<form id="xfvxh"></form>
      <address id="xfvxh"><address id="xfvxh"></address></address>
      <address id="xfvxh"><listing id="xfvxh"></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xfvxh"><noframes id="xfvxh">
          用戶名: 密碼:
          忘記密碼  rss信息聚合

          湖北鄂城區長港鎮魚塘被征調查:我的魚塘誰做主

          2012-12-20 22:33:43 編輯:goldapple 作者:記者 劉紀偉 來源:企業黨建參考報 瀏覽次數:0 網友評論 0

          人打傷了、鴨棚毀了、鴨子跑了、塘里的魚和珍珠蚌也不知道該怎么處理?”位于湖北省鄂城區長港鎮東溝村東二隊謝克勝夫婦向《企業黨建參考報》記者哭訴著他家近幾個月的遭遇。

            經過深入調查了解,記者得知與鄂州市為了對接武漢城市圈,在梁子湖區新開發建設了一個梧桐湖新區。在梧桐湖新區管委會,一位姓周的辦公室主任告訴記者:“2012年4月份梧桐湖新區規劃經鄂州市人民政府批復,規劃中的確包含了鄂城區長港鎮的部分地方,而且兩地的領導還經常見面協調處理問題。”周主任還說,梧桐湖新區將來要建成一個梧桐湖新城,規劃開發面積約44平方公里,還成立了湖北省梧桐湖新區投資有限公司,該公司也是湖北省聯合發展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下屬的子公司。

            記者在梧桐湖新城規劃圖上看到,在建的月山湖大道和梧桐湖大道的交匯處,將占用謝克勝家的魚塘。

            謝克勝夫婦向《企業黨建參考報》記者介紹說:“我們是1987年從陜西移民于此已經生活了25年,辛辛苦苦開挖承包了3個魚塘,38畝左右的面積,主要靠養魚、養鴨和珍珠蚌維持生計。我們又不會做生意,如果沒有了魚塘、鴨棚,我們一家六口以后靠什么生活?”謝克勝夫婦滿臉無助。

            謝克勝夫婦同時還說,為了地方經濟的發展,他們也很支持,但政府要把建設新城區給他們帶來的損失要補償吧。謝克勝告訴記者:“在沒有被征收之前,有兩個魚塘里都養著珍珠蚌,如果在市場上賣的話總共可以賣到五六十萬。鴨棚里鴨子原先共有4000多只,其中每只洋鴨可以賣到100多元,由于鴨棚被毀壞后,鴨子都被驚嚇飛走了,這幾個月我到處找也只能找到近1000只。由于鴨棚被毀,嚇跑的鴨子損失費就20多萬,可他們一共給的補償費才43萬。我們就是感覺這樣補償太低、太不合理了,我們就沒有同意村里要簽訂的補償協議。”

          \

          圖:被摧毀的鴨棚

            隨后,東溝村總支部書記劉東松也就補償一事進行了解釋:“謝克勝該戶的魚塘、鴨棚、青苗的補償費是找評估公司來評估的,補償標準跟梧桐新區一樣。”同時,他拿出補償標準和評估報告。記者在補償協議附表上看到,給謝克勝家魚塘養殖的魚和珍珠蚌是按每畝1000元計算的,補償了30830元。劉東松還說,村里為了盡快做通謝家的工作,村里也進行了村補。補償明細里分別對珍珠蚌和遷移珍珠蚌,每畝給予了3500元和500元的補償,使謝克勝家魚塘養殖的魚和珍珠蚌共計補償了154150元。顯然,這與謝克勝家所認為的相差甚遠,導致謝克勝家未能與當地政府達成一致協議。


             國土資源鄂城分局:邊收罰款邊收煙

            在記者了解謝克勝家魚塘將要拆遷情況時,謝克勝的兒子謝賢保還對記者反映:去年,他家在建鴨棚的時候,沒有人說是屬于違建,今年剛建好,就突然被國土資源鄂城分局長港國土所通知要征收,說鴨棚是違建,要罰款一萬多元。后來,通過村支書中間協調,在給國土所長送條煙,只罰了3000元,但罰款交上兩個多月了,至今還未開發票。

            謝賢保拿出鄂州市國土資源局鄂城分局下的《行政處罰告知書》和鄂州市梁子湖區東溝鎮人民政府下達的《強制拆除決定書》等資料給記者看,記者在這些資料上看到,謝賢保家鴨棚占用長港鎮東溝村東二隊土地面積490平方米,每平方米處以罰款6元,共計金額2940元。不過,令人疑惑的是該告知書落款沒有具體的日期。

          \

          無落款日期的《行政處罰告知書》

            12月6日下午來到長港鎮國土資源鄂城分局長港國土所,記者向長港國土所長吳志中求證此事。吳所長承認下達沒注明日期的告知書和收取當事人謝賢保的香煙都是事實。吳所長告訴記者:“根據謝家實際情況處罰的比較多,他們的村支書來求情,說謝家比較困難讓少罰點,當時就處罰了2940元;交罰款時也有送煙一事,不過,在場的人都抽了。”
            對于據當事人說他被罰了3000元款后卻沒有開發票一事,吳所長解釋為:“開發票比較復雜,并且這是有程序的,發票應該在財務那里保存著。”記者現場要求查看時,吳所長以人不在為由,未向記者提供。國土所所支部委員呂植威也說:“《行政處罰告知書》是我送達的,由于那時候天太熱了,一時疏忽,忘了寫日期。”

             派出所:人傷棚毀派出所調查無果

            從10月份謝克勝家鴨棚被毀,人被打事件,到現在已過去兩個月了,到底是誰制造了這起暴力損害百姓人身和財產的事件?作為維護一方安全的當地公安機關至今未能給出一個調查結果。

             “10月14日上午九點左右的時候來了七八個不知名人士帶著木混、鐵鍬將鴨棚給毀壞了。我因為不同意,他們就強行將我按住,并將我打傷,大拇指上的傷口到現在都沒好。他們還恐嚇我如果我不同意,他們過段時間還會再來。我幾次都報警了,可是警察都不管。”謝克勝向記者反映到,“這些人可能是當地政府叫人過來的,有勢力的很,而且還是開著寶馬來的。”

          \

          大拇指上的傷口現在還沒好

            謝克勝現在一見到陌生人就害怕,第一次見到記者時他還誤以為是那天來毀壞鴨棚的人,內心十分恐懼。
            記者問村總支部書記劉東松知不知道謝克勝家鴨棚被人用暴力毀壞是不是當地政府派人過來的,劉書記給予了否認,他說:“這絕對不可能是政府叫人來的,我懷疑應該是梧桐湖新區投資公司里的人所為。”

             12月7日,記者兩次來到長港鎮公安派出所,向派出所咨詢調查謝克勝家鴨棚被不知名人員毀壞一事,派出所值班人員都以“所長不在”、“有事等所長回來再說”推脫。于是,記者向值班的姓李的民警咨詢,李卻說:“我們也不知道是誰干的,而且這事已經過去這么長時間了。”記者問:“當時也有民警出警,為什么不派人去調查此事?”這位民警說:“我是負責值班的,這些事我不知情。”

            記者叫這位李姓民警打電話給所長,想了解所長對這事是如何處理的,通話結束后李姓民警向記者說:“所長公務繁忙,下午還有其他事,今天不方便見記者。”直到12月18日,謝克勝家屬向記者打來電話說,她家人被打、棚被毀的事情,派出所仍未能給出任何調查結果。

            針對此事我們也將持續關注。

          歡迎關注湖北水產網微信公眾號



          分享到:



          [錯誤報告] [推薦] [收藏] [打印] [關閉] [返回頂部]

          免責聲明:
          1、轉載本站原創信息,請注明來源:湖北水產網。
          2、本站所有轉載文章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3、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請在30日內與本站聯系,我們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
          ※ 有關作品版權事宜請聯系:QQ:909262828 E-mail:hbscw@qq.com

          最新圖片文章

          信息推廣

          最新文章

          最新產品

          水產企業

          强被迫伦姧惨叫人妻系列

              <form id="xfvxh"></form>
              <address id="xfvxh"><address id="xfvxh"></address></address>
              <address id="xfvxh"><listing id="xfvxh"></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xfvxh"><noframes id="xfvx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