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xfvxh"></form>
      <address id="xfvxh"><address id="xfvxh"></address></address>
      <address id="xfvxh"><listing id="xfvxh"></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xfvxh"><noframes id="xfvxh">
          用戶名: 密碼:
          忘記密碼  rss信息聚合

          吳國輝:打工仔討薪失敗被逼養甲魚致富

          2016-04-11 13:15:19 編輯:goldapple 作者:goldapple 來源:致富經 瀏覽:0 評論 0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6年前,當地的甲魚養殖行業并不景氣,很多甲魚養殖戶,不僅賺不到錢,甚至還賠錢。但因為吳國輝的進入,當地這個產業不僅再次火了起來,吳國輝自己的命運也因此發生了逆轉,他從一個討債無門的農民工,成為帶領100多戶村民致富的名人。
            記者來采訪時,這里的一些村民正在池塘里捕撈甲魚,這些甲魚都是仿野生養殖的。
            李水根:這個是好大的,最少有八九斤。
            吳小平:這三斤左右。
            記者:這個三左右。
            吳小平:三斤個頭要大,這個養了五年。
            官武明:甲魚這個主要是老魚,越時間養得長滋味就越好。這個甲魚在外面市場很受歡迎,一般廣州、浙江這邊要的多一點。
            這里的很多村民都是靠養殖這樣的甲魚走上致富路。
            李瑞煌:很早,五點鐘多鐘就起來了,比較激動一點,賺錢。
            記者:今天起了多少?
            李瑞煌:今天2000斤左右吧。
            李瑞煌:一年也不能賺幾百萬了,幾十萬吧。因為我養殖的比較少一點,多的就賺錢更多了。我們村現在幾乎都是以養殖甲魚為主。
            而村民們告訴記者,他們能靠養殖甲魚致富,都多虧了一個人,大家對這個人都很佩服。
            吳小平:服他,服他,養得很好,養得很好,我們都是后來跟他一起養。
            記者:您家養了多少?
            李水根:有兩萬多斤吧,我們看到他賺錢,現在他發了,我們也跟著走。
            吳久華:反正(我)是一年賺80多萬元賺過,一百多萬賺過,五六十萬元也賺過。帶著我們農民發家致富。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大家說的這個人就是吳國輝。吳國輝在當地很有名氣,光朝先村就有100多戶村民跟著他養甲魚,養殖面積達1000多畝。
            吳國輝:這個甲魚我們這里也是一個產業一樣。多的多,少的少,少的七八畝,多的二三十畝的,覺得有一點驕傲的。
            可是,村民們又告訴記者,6年前,吳國輝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農村小伙,甚至都有些窩囊。他外出打工,因為年底討不到工錢,怕妻子責怪,過年連家都不敢回。
            吳國輝:欠我3萬多元錢,那當時3萬多元錢對我來說很多,就天文數字了。那肯定會罵了,你做了一年事,錢都找不回來,肯定被罵了。
            吳厚義:讀書的少不多,你講什么,他就干什么。搞來搞去都不行,不走正道。



            趙明軍:他就也一年之間的事情,一開始沒掙過那么多錢。他一下子過來一年就掙了那么多錢,那我們現在好多人都羨慕了。
            連跟著吳國輝掙錢的村民都想不到,吳國輝會有今天。6年前,當地的甲魚養殖行業并不景氣,很多甲魚養殖戶,不僅賺不到錢,甚至還賠錢。但因為吳國輝的進入,當地這個產業不僅再次火了起來,吳國輝自己的命運也因此發生了逆轉,他從一個討債無門的農民工,成為帶領100多戶村民致富的名人。
            吳國輝:這個有八斤。
            那么,吳國輝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人?他又是怎么做到的呢?
            吳國輝是江西省南豐縣一個普通的村民,小學畢業后,靠開貨車謀生。2007年,吳國輝借了四萬元買了一輛工程車,在縣城工地找活干。2008年2月3日,離春節還剩不到一周,吳國輝都不敢回家面對妻子。他在縣城里開了一年的工程車,可是先前說好年底結賬的老板,卻怎么都聯系不上了。
            吳國輝:他就說,兄弟,你這個不要急,我說好會給你就會給你,你過兩天過兩天,就是這樣,一過,把手機都關了,人都找不到。
            三萬多元的工錢,是吳國輝一年的心血,家里就指著這些錢過年。果然,吳國輝和媳婦一說,媳婦立馬就急了。
            危自琴:那肯定我埋怨他,人家能拿得到錢,你怎么拿不到錢。我當時就是這樣罵他。他說錢錢錢,你就知道錢,我很生氣,就在家里哭。
            吳國輝:哭完之后就不理我,就是這樣,弄得我心理壓力越來越大。開這個車都沒大意思。
            媳婦的淚水讓吳國輝越發覺得窩囊,一氣之下他決定將工程車賣了,不干了。拿著四萬元的賣車錢,吳國輝卻很迷茫,自己小學畢業,除了開車也沒有其他的一技之長,以后靠什么養家糊口呢?
            在吳國輝的老家江西省南豐縣,村民有養種甲魚,賣甲魚蛋的傳統。吳國輝琢磨著不如就在家里養甲魚?可是吳國輝到村里一打聽,村民都勸吳國輝不要養。
            吳水清:沒底,現在行情不是很好,價格很便宜。
            吳厚義:你養一年兩年的,他沒經驗的,肯定虧。
            王文峰:甲魚價格從一斤600元跌到400,大家一下感覺跌到地板上,然后兩百又跌到一百,地下有多少層都不知道。很恐懼的那種感覺。很多人都受不了,可能都忍痛離開了這個行業。
            從1997年開始,南豐縣甲魚的行情持續低迷,價格從一斤600元跌到60多元,甲魚蛋的價格也從20多元一個掉到幾角錢一個。吳國輝現在進入甲魚行業,等于賠錢。
            但是,讓人想不到的是,吳國輝硬是進入了這個不景氣的行業,一年就靠甲魚賺了他以前20年的收入。這都是因為吳國輝受到一個人的點撥。
            吳國輝:老蔣。
            那么,吳國輝是受了誰的點撥呢?
            蔣水來,甲魚經銷商,在南豐縣做了十多年的甲魚生意。2008年5月的一天,吳國輝找到蔣水來,打聽甲魚的行情,當時蔣水來正在發愁。蔣水來想介紹新走俏的一種甲魚給當地養殖戶,但是大家都不敢嘗試。
            蔣水來:這個種肯定要叫他們換掉,不換掉永遠賺不了錢。你守著這個東西,那個蛋賣幾角錢。有些人不相信,還以為我是在炒股票一樣騙人的,我說從來也不騙人。
            江西省南豐縣的甲魚養殖戶主要將甲魚蛋銷往全國甲魚的主產區浙江。吳國輝知道本地中華鱉的種蛋五角錢都很難賣出去,而蔣水來承諾的這種甲魚的種蛋收購價格卻高得有些離譜。
            蔣水來:大小不管,只要是蛋,受了精的就拿走,3塊錢一個。好多人都莫名其妙的,這個東西有這么好賣啊,我都不相信的。
            吳國輝:他也沒收一分的好處,他為什么叫我們去換種。我說老蔣這幾天有空嗎,有空帶我浙江走一下,我們去浙江看一下那個溫室里面養的什么甲魚,比較受歡迎的。
            吳國輝也有些質疑,蔣水來說的是真的嗎?他推薦的這種甲魚到底有什么不同呢?
            吳國輝:當時看的就像這種體型一樣,邊要圓一點,背上芝麻點比較漂亮,九幾年我們南豐縣就養這種中華鱉。這個魚厚度比較厚,長速比較慢,這個甲魚跟它相差有一斤。
            記者:這個年紀還大一點?
            吳國輝:5到6年的吧。
            記者:這個呢?
            吳國輝:4年到5年的。這個中華鱉日本品系的,這種甲魚長速快。
            蔣水來推薦的這種甲魚是中華鱉日本品系,因為長速快,繁殖率高,賣相好,在浙江剛剛興起,很受浙江甲魚養殖戶的追捧。而南豐縣大多數養殖戶養殖的卻是本地中華鱉,生長速度慢,產量低。吳國輝看好中華鱉日本品系的市場前景。
            吳國輝:浙江溫室里比較喜歡養這種中華鱉日本品系,這個長速快,我們就要跟上他們的需求了。他們養殖戶,我們是養種的,我們蛋就靠浙江。
            2008年7月,吳國輝自己拿了40多萬元錢,又找來幾個好朋友合伙一共湊了100多萬元,以800元一畝的價格在太和鎮租了50畝地,建成20多個池塘,按照十只母甲魚,一只公甲魚的比例,花50多萬元從浙江引進一萬一千只中華鱉日本品系。



            吳國輝為了節省成本,提高甲魚的產蛋率,都會到當地的水庫或者鄱陽湖去收小魚。
            吳國輝:甲魚它天生就是吃魚的,這樣喂比喂飼料更劃算。因為我們喂的跟飼料喂的成本都差不多,但是我這個產蛋率高,一天喂兩次,一百斤(甲魚喂)三斤魚。
            吳國輝的精心照料有了收獲,2009年4月,吳國輝就賣了80多萬個甲魚蛋,一年時間就賺回了40多萬元,這相當于以前20年的收入。
            妻子:心里都很高興,這錢來得很容易。
            蔣水來:膽子也比較大,年輕,也要有膽量,沒膽量就不敢去投,投資有風險。
            2011年的11月,吳國輝說他又有一個賺大錢的新計劃。他要花六十元一斤的高價從浙江購入一批種甲魚。吳國輝的這個舉動讓合伙人意見很大。
            李瑞煌:大家都紅臉了,拍桌子了。反問他,為什么養了這么多年,你怎么不一開始去放那個大的種甲魚,現在去放呢?
            吳德清:人家都是買一般正常的二十多元一斤,三十多元一斤的甲魚,他突然跟我們股東說要買60元一斤的甲魚。我們大家心里怎么覺得,人家買那么便宜,你買那么高,我們一下子想不開。
            買賣種甲魚,種甲魚按照重量劃分成不同級別,價格不等。
            吳國輝:都是三斤的。
            記者:你這價格是怎么分啊?
            吳國輝:這兩斤三斤四斤的,每種甲魚的規格不一樣,價格也不一樣。
            記者:你拿的這個呢,是多少錢一斤?
            吳國輝:60元錢一斤的,四斤以上的,這個賣一個,一個就賺錢了。這個拿到市場上賣80元錢一斤。
            村民:兩斤的甲魚40元一斤,三斤的50元一斤,四斤以上的60元一斤。
            村民:一個等級相差十元錢。
            記者:相差十元錢一個等級啊。

            當時兩斤的種甲魚價格是30多元一斤,而四五斤的種甲魚價格要賣60多元一斤。按照以往的慣例,吳國輝和合伙人進貨一般都是購入30元一斤規格的種甲魚,可是這一次吳國輝卻偏要花以前兩倍的價錢,買六十元一斤的種甲魚,一買就是四萬斤,成本一下多出了一百二十多萬元。合伙人都很擔心,吳國輝卻執意堅持。
            吳國輝:我就跟他們講,第二年的價格一定是好的,我不放貴的你過了兩年沒這個行情。
            原來吳國輝發現商品甲魚的價格周期一般是兩到三年。從2009年到2011年,浙江那邊中華鱉日本品系的商品甲魚價格一直在上漲,從而帶動南豐縣的種甲魚價格上漲。吳國輝判斷到2012年,價格會到達一個頂峰。
            吳國輝:商品甲魚也是一天一個價,那二十七八元,三十元一斤。太高了,一般二十元一斤,十七八元一斤比較正常。我們養這個種就是靠浙江銷量比較大一些。他們商品甲魚貴一點,這個種甲魚肯定貴了,七八十元一斤吧。
            果然,到了2012年的三月,有經銷商打電話向吳國輝訂貨,開價七十多元要收購老的種甲魚。三四個月的時間,倒手一賣,就可以賺40多萬元。這個消息讓合伙人都樂了,很是佩服吳國輝的眼光。
            吳德清:大家心里肯定滿意,我們60元一斤抓的甲魚,當時賣的話,人家出了70多元一斤還不賣,賺10多元錢一斤。
            李瑞煌:3個月,4個月不到的時間,240萬元能賺40萬元,已經很高的回報,比當年炒房地產那個回報利潤還更大。
            可是讓人想不到的是,吳國輝卻回絕了這筆生意。合伙人看著吳國輝白白錯過這掙錢的機會,都埋怨吳國輝不懂見好就收。
            吳德清:埋怨,大家說句心里不痛快,幾個月掙到錢,幾萬斤,十五六元一斤可以掙。
            吳國輝:當時我們南豐也瘋了一樣。我也知道,這是到了高峰了,到了頂峰了。
            甲魚價格到達頂峰也不賣,吳國輝到底打的是什么算盤呢?吳國輝告訴記者,答案就在甲魚池塘邊的這些小屋里。
            記者:這就是沙子里面啊?這就是甲魚蛋?
            吳國輝:甲魚蛋,一般平均十五六個吧。
            記者:十五六個一窩,它一年能生多少窩呢?
            吳國輝:像我們江西省南豐縣這一塊,七到八窩吧。一個甲魚平均有80個蛋,一般受精的一窩蛋有80%左右。
            記者:就是你說現在的這種蛋,好像說它是寡婦蛋?
            吳國輝:寡婦蛋,沒受精的。
            記者:怎么說呢,怎么能看出來呢?
            吳國輝:蛋就是它什么都沒有,如果受精的蛋前面這里有受精點。
            每年的五月到八月是甲魚產蛋的季節。一般購入兩斤重的種甲魚,需要養殖兩年才能進入產蛋的高峰期。吳國輝花六十元一斤的高價購入成熟的種甲魚,就是為了提高甲魚蛋的受精率,搶2012年甲魚蛋的好行情。
            吳國輝:我就是搶第二年的蛋了,因為第二年的蛋比較好賣,我預計是兩塊錢一個,超出我的預料,平均兩塊七。
            2012年初中華鱉日本品系的價格一路看漲,甲魚蛋價格水漲船高。吳國輝撿蛋是撿得樂得合不攏嘴。



            吳國輝:每天早上起來就是在沙子里淘金一樣,他們就是說我們像印鈔機一樣,早上起來印鈔機就印了幾萬元錢出來了。
            李瑞煌:全部都電子匯款了,那看數字了,整個那么長的高興。
            四個月時間,吳國輝不僅實現了自己賺大錢的計劃,銷售甲魚蛋300多萬個,銷售額達到900多萬元,他還將甲魚的養殖面積從50多畝擴大到100多畝。
            朝先村的村民看到吳國輝養中華鱉日本品系賺了錢,都很羨慕,紛紛紛向吳國輝討教。
            吳水清:他那個日本甲魚蛋賣3元多錢一個,3.3元。中華甲魚蛋只是賣一元到幾角錢一個。相差好多,相差幾十萬。
            趙明軍:我們就問他怎么能掙錢,風險大不大,他就跟我們講,第二年我們村里好多人就過來了。他幫我們看田啊,跟我們講一下要怎么建塘。
            吳國輝十分熱心,在他的帶領下,朝鮮村陸續有100多戶村民到太和鎮養殖甲魚。在村里,吳國輝的人氣也越來越高。2012年4月,35歲的吳國輝被大家推選為村支書。
            吳厚義:我跟他講,你當了村支書你不能你一家致富,你要全村的人致富,他講好,我富大家富。
            吳國輝當村支書的消息傳到的妻子的耳朵里,妻子都不敢相信。
            危自琴:第一次我聽人家說,我有點不相信的感覺,因為我老公他還是讀完小學吧。心里就是開心,有一點面子吧。
            吳國養甲魚養出了名氣,還當上了村支書,一家人都沉浸在喜悅之中。但是一個沒有預料到的危機正要降臨。
            2012年太和鎮養殖中華鱉日本品系的面積從5000多畝一下擴張到10000多畝。到了2013年,當地中華鱉日本品系的收購價格下跌了近一半,甲魚蛋也被人壓價。很多養殖戶開始觀望,等待市場行情的好轉。
            吳水清:那再等一下,三元多錢一個掉到一元四角,到最后就是五角錢一個。就是價格低了我們就不想賣了。
              
            趙明軍:肯定好多人不愿意賣。等我們不是等一下以后還想等那個行情,我們只是等稍微能好一點,我們能有一點點利潤。
            吳厚義:守,就是等,跟你講就是等,以后肯定有機遇上來,不可能沒機遇。
            就在大多數的養殖戶選擇等待的時候,吳國輝卻決定以40多元一斤的價格出手老的種甲魚兩萬斤。當初進價六十元一斤,有人出價70多元一斤要買,吳國輝都不肯賣,現在一斤要虧20元,吳國輝為什么反而愿意出售呢?合伙人又不理解了。
            吳德清:那個時候賣七八十元一斤不賣,現在掉到四十元一斤,誰舍得賣?每個人心里也是這個,既然沒賣,看看明年的行情。
            李瑞煌:反正已經本金基本上全部回來了,再守幾年嘛,無所謂嘛。
            吳國輝:我們這里搞的人太多了,浙江的承受力只有這么大,你不是江西一個地方在發展,全國各地都在發展。
            吳國輝覺得過去兩三年,除了江西省,廣東省、湖南省等地都在大規模推廣中華鱉日本品系,市場已經逐漸飽和,利潤空間減小。所以吳國輝決定用賣掉兩萬斤中華鱉日本系的80萬元再購進了四萬斤較小規格的洞庭湖綠卡甲魚,鱷魚龜、巴西龜、草龜等不同品種。
            吳國輝:這草龜苗三元多錢一個,如果養一下有二三十克就四元、五元了,這個草龜苗比較穩一點,這個烏龜千年王八萬年龜,老草龜上市就可以賣五六十元一斤了。分散投資,投資風險都有的,這個甲魚好,不能一直好,這個烏龜就比較穩。
            吳國輝意識到僅靠單一品種,風險過大,養殖不同的品種,才可以分散風險。吳國輝的這個做法讓村民們紛紛效仿。
            村民:眼光看得比較遠一點,風向標,他干什么我們就做什么,我們就跟他學。
            吳國輝:中華鱉日本品系,這個一元錢一個,這個巴西龜,兩元七八角一個。這種草龜30多克,五六元錢一個,這種要三十幾元一個。
            記者:它最貴了。
            吳國輝:鱷魚龜。
            除了養殖不同品種,分散風險之外,2014年,吳國輝開始學習溫棚技術,希望可以通過“溫棚+外塘”的養殖模式自己生產商品甲魚和烏龜,直接銷售給客戶。
            吳國輝:走下去一定要建這個溫棚,建這個溫棚就是一條龍。甲魚、烏龜,這些都是我們養商品,直接進市場。
            王文峰:比較準,比較狠,認準的事情一定會堅持下去,在青年帶頭人中,這種執行力也是很強的。


          歡迎關注湖北水產網微信公眾號



          分享到:



          [推薦] [收藏] [打印] [關閉] [返回頂部]

          免責聲明:
          1、轉載本站原創信息,請注明來源:湖北水產網。
          2、本站所有轉載文章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3、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請在30日內與本站聯系,我們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
          ※ 有關作品版權事宜請聯系:QQ:909262828 E-mail:hbscw@qq.com

          最新圖片文章

          信息推廣

          最新文章

          最新產品

          水產企業

          强被迫伦姧惨叫人妻系列

              <form id="xfvxh"></form>
              <address id="xfvxh"><address id="xfvxh"></address></address>
              <address id="xfvxh"><listing id="xfvxh"></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xfvxh"><noframes id="xfvxh">